EN [退出]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中国新闻

_广东研究单独二胎 市民:腰包决定生育兴趣

2017-11-19 03:32

中新网广州11月28日电 题:人口第一大省研究单独二胎市民:腰包决定生育兴趣

记者陈建

日前,在全国第一人口大省广东,该省卫计委表示尽快依法研究出台“单独二胎政策”,引起社会广泛热议。不少专家和市民对此兴致勃勃,而不少家庭主妇却观望却步。不少民众指出,生儿育女无疑是件幸福事,不过,是否愿意、能否有能力生育第二胎,恐怕还是由“当家才知柴米油盐贵”的家庭夫妇说了算,一句话,在经济发达、生活压力高企的广东,往往是腰包决定生育兴趣。

广东研究出台单独二胎政策的消息传出后,比较引人注目的就是各种舆论调查均显示,大部分网民都愿意生育第二胎。例如,中国人民大学人口学院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牵头组织的一项样本数近万人的调查显示,符合单独二胎政策的夫妇中大约50-60%愿意生育第二个孩子。这一结论与多个门户网站上的调查结果类似,新浪网进行的一项3万余人参与的调查显示,64.5%的网民愿意生育二胎。

广东有两家当地媒体也进行了调查,一家的结果显示66%左右的网友选择了生育两个子女,另一家也显示55.6%的人表示愿意生二胎。

曾苦心推动广东单独二胎试点的广东省原人口与计生委主任张枫透露,根据当年摸底调查,广东符合单独条件的家庭,超过80%都想生二胎。这一数据,远远超过国家调查数据中的50%-60%。

张枫甚至表示,在单独二胎成为现实后,广东可考虑在“十三五”期间全面放开二胎。

就在舆论一片热议叫好之际,人们发现,支持单独二胎的市民很多都是出于“独生子女不会孤独”等良好愿望,而表示不会生第二胎的家庭则交出了实实在在的经济理由。

深圳的白领简女士表示,因为孩子不是生出来喂饱他就行,还要考虑他教育及以后成长的问题。现在的家庭开始,除了保姆每月3200元的工资外,小孩每周要喝掉四罐防过敏奶粉800元,每周要用两包纸尿布400元,买衣服、买玩具等孩子相关支出一个月大概还要花2000多元。随着小孩慢慢长大,必须的早教、幼儿园等教育投资,是一笔免不掉的大额支出。

在佛山做公务员的罗小姐表示,虽然有点心动,但一考虑到经济和教育问题,还是犹豫不定。她算了一笔账,现在儿子上的是佛山当地一家公办幼儿园,学费是每月1000元左右,另外,她还为儿子报了音乐和轮滑两个兴趣班,学费共计670元,加上衣食住行等费用,罗小姐估算用在儿子身上的开支“占了整个家庭收入的四分之一”。“虽然以我们的经济能力养活两个孩子不成问题,但要提供更好的教育和生活条件就不容易了。”

有意思的是,在佛山,像罗小姐这样的市民不在少数。由于目前佛山60岁以上的老年人占当地户籍人口的12%,老龄化现象在珠三角并不突出,因此,佛山科学技术学院社会学教授张喜平认为,城市居民需要比农村居民需要更多的生育激励政策。

而去年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5313元的广州,生儿育女的经济压力也显得沉重。较早前有网友制作了中国十大城市生育成本排行榜,在网上流传火爆。根据这份排行榜,广州以201.4万的成本价位居全国第四。如果一个家庭年收入为12万元,夫妻双方要不吃不喝16.78年才能支付生养一个孩子的成本。

值得关注的是,在不少市民和专家眼中,这份成本核算并非炒作,而是接近真实。广州市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研究所所长欧江波表示,这份生养成本,大体是比较符合实际的。以目前的物价水平,在广州生养一个孩子的成本为每年3万-5万,以孩子23岁大学毕业为标准的话,生养成本为70万至115万。

他认为,一对广州白领生养孩子的成本在150万元左右,因可为孩子提供更高水平的生活、教育等,“现在的孩子都会增加培训,例如钢琴、舞蹈等,201.4万的生养成本虽高于平均水平,但总体来说不算太离谱”。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曾经对“腰包决定生育”的现象做过分析:“经济压力大,养不起。”是重要原因,不过,现在的经济条件比20年前要好得多,怎么反而养不起了呢?所以,这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是对下一代的期望值的问题。

目前,在经济相对发达的广东,尤其是人口高度集中的珠三角地区,养儿防老的观念正在消减,对下一代的期望值正在增高,为子女提供良好的生存和发展条件,越来越成为育龄夫妇的考虑首选。不少民众说,对于生育第二胎,不少网民在鼠标上表态固然轻松,但只有当面对现实的时候,才知道腰包的压力。因此,单独二胎政策实施后,广东的新增人口在经济因素的制约下,会出现理性的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在劳动力短缺、步入老年化社会的广东,单独二胎政策对进一步增加人口红利、减缓社会老年化的良好作用,获得了广泛的认同。不过,在商言商,不少商界人士对这一政策带来的红利,也呈理性态度。

例如,有舆论认为,单独二胎政策将刺激新一轮楼市热潮。广东不少地产界人士就认为,这种影响尚待观察证实。因为购买房屋主要是购买力的问题,多生一个孩子与购买力的增加,并无必然影响。

又如,舆论广泛认为,单独二胎孩政策将带来新增劳动力。对此,不少企业老板指出,实事求是地说,人口生育是一个长期过程,企业的劳动力短缺问题不会立即得到缓解,相反,在享受劳动力红利之前,企业或者会先遇到劳动力短缺的更大压力。

因为,如果企业有员工生育第二胎,至少在一年多时间内不能正常工作,有的员工为了照顾两个孩子,或许就选择就近工作,离开原来的企业。这个现实可能,反而需要企业老板认真对待。

不难看出,由于经济压力不小、养儿防老观念消退等原因,广东社会虽然热议单独二胎政策带来的红利,但家庭和企业的理性审慎态度,为相关政策的出台提供了一个稳定的秩序环境。

就算是当年力主广东开放人口生育试点的广东省原人口与计生委主任张枫也认为,广东若实行“单独二胎”政策,每年仅会增加10万-13万新生儿,这对广东人口总量的增加影响甚微。

当前文章:http://07915.szielang.cn/movie/rj1f.html

发布时间:2017-11-19 03:32

最后一课郑振铎体裁  o2o生活网  web前端开发  安以轩家庭背影  西游降魔110分钟免费  懒人用品店都卖啥图片  面码  徐娇是李连杰的女儿吗  美国队长1百度云  第一滴血3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广东研究单独二胎 市民:腰包决定生育兴趣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六盘水做僾动态长图_网上挣钱方法大全